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国际新闻 >> 内容

职业老千揭秘赌场圈套

时间:2020/7/28 10:16:12 点击:

李清来了。她换了一件浅黄色的风衣,气质满满。风衣敞开着,里面是一件乳白色的高领羊毛衫,皂色长裤,革制长靴,一头秀发高高盘起,这御姐模样看得我心中一阵激荡。

“爸,我刚才问医生了,医生说没大事,回家休息两天就好了。”

李清又看向我,眼中闪过一丝我从未见过的意味“龙健,你回去休息吧,守了这么久,辛苦你了。”

得到佳人的赞许,我心里甜滋滋的,连忙说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,我不累,我们先送叔叔回去吧。”

李清家住在西城桥头的一栋老式楼房里,是某单位的职工宿舍,五六十平的两间一厨,除了一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,屋里没有别的上档次的家用电器。李清说以前家里什么都有,全被她爸拿去赌输了。

李清的闺房没有关门,我站在门口看了看。屋子虽小,摆布得却很温馨,墙上还贴着刘德华的巨幅照片,看来她也是个很有生活趣味的女孩。

李幺鸡一直拉着脸没有理我,我也不以为然,像个男主人似的帮着忙里忙外。

安顿好一切后,李清送我下了楼,临分别时,我鼓起勇气拉着她的手“晚上我去接你。”

“随你。”李清故作轻松地说道,我心中却笑开了花。

初恋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,随着时光的推移,我和李清一天天的亲密起来。每天晚上我都开着从朱二哥那里借来的摩托车,送她回家,她也逐渐习以为常。

虽然在夜总会工作,但李清很保守,我们的交往也仅限于拉手。有时送到楼下时,我觍着脸想送她上楼,顺便去她家“坐坐”,这是小辉和陈幺叔帮我设计的桥段,可她怎么也不肯。她说李幺鸡不让她晚上带我去家里,我心里明白,那老小子是在记我的仇。

不就是没给他钱让他去赌吗?嘿嘿,再说了,我也给他翻本儿的机会了,谁让他自己赌技太次呢?

这种情况下,从金皇宫到她家那一段路显得更加短暂和甜蜜。夜半时分,万家灯火湮灭,我带着她驰骋在大街上,怡人的晚风一吹,时而一缕发梢拂过我的脸庞和耳间,就连心也变得轻快起来。

几天后,小蛋让我去一趟茶楼,说是咪咪哥有大事交代。

赶到茶楼时,大家都到了,咪咪哥也在,脸上堆满了笑容。我找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下后,支起了耳朵。

“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吧?昨天廖哥给我打电话了,他准备在丽市新开一间赌场,由我们的人负责赌场外围。大家都准备一下,下周一咱们就坐飞机过去......”

咪咪哥一直想接下廖王赌场的外围安保,简称看场子。谁都知道廖王出手豪绰,省内黑道上,想跟着他混的人一抓一大把。

除了咪咪哥,五爷也参与了这档子事儿的竞争,这也是咪咪哥和五爷矛盾的核心。如今咪咪哥被选中,难怪他笑得那么开心。

四金刚更兴奋,摩拳擦掌的样子。黑道中人都是如此,自从踏入江湖的那一天起,他们就梦想着成名立腕,廖王的赌场里群雄汇聚,枭雄云集,那是适合他们的广阔天地。

我对这事儿不太上心,帮赌场看场子,说起来威风,其实就是别人的打手跟班而已。我未来的路在蓝道,而不是黑道,虽然廖王是我的偶像和奋斗的目标,可是,我不希望以看场马仔的身份去和他交往。

而且,这一去就是几个月甚至更久,我和李清刚开始恋情,在这个节骨眼上让我和她分开,我舍不得,也放心不下。

还有,再有几个月我的实习期就结束了,尽管我不想当工人,可父母那里还是要应付一下。

想到这些,我揪起了眉头。

“路我已经帮兄弟们铺好了,是上天成龙还是趴地上当虫,就看大家的本事了!边境地区鱼龙混杂,但咱们刨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,兄弟们都放开胆儿,闯出咱们的名号!”

咪咪哥的话很有蛊惑力,气氛一下子被调动起来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,拍胸脯放狠话,恨不得把脑袋别在腰上,敞开了干!

“今天晚上去金皇宫,大家敞开了玩,喝最烈的酒,玩最浪的妞......”咪咪哥一声令下,一群人浩浩荡荡向着金皇冠走去。

一路上,大家耀武扬威,嚣张至极,像一群打了鸡血的战狼。

在金皇宫的总统包间里,美女如云,洋酒,红酒,啤酒摆满了桌面,大家肆无忌惮地说笑着,玩乐着。咪咪哥给每个人都叫了两个小姐,他自己也找了一对双胞胎美女陪伴。一阵阵狂笑伴着尖叫,嘶吼声伴着乐曲,在包间里回荡。

我心不在焉地喝着酒,一颗心早就飘到了李清身边,刚才她安排好包间里的事情后就出去了,我想和她说说话都没有机会。

我借故去了一趟卫生间,刚到卫生间门口,就看见李清从里面出来,情绪有些低落,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“你怎么了?”我拦住她,呼着酒气问道。

李清沉默了一会儿,抬头问道:“你,你会跟他们一起走吗?”

嗯?原来她在担心我! 

“你希望我走吗?”我坏笑着问。

她没有说话,一双大眼脉脉含情。我壮着酒胆托起她的下巴,肌肤细腻而又柔滑,看着这张美丽的面孔,我有些动情,俯下头去。

就在两唇即将碰触时,李清猛地错过头去,红着脸向远外逃去,我哈哈一笑:“你究竟希不希望我走啊?”

“随你!”李清回头白了我一眼,脸上有着掩不住的笑意。

我跳跃着轻快的步伐回到包间,一群人喝得东倒西歪,唯独咪咪哥不见了。

小蛋说咪咪哥去了隔壁包间里跟人谈事儿,这倒也是,马上要离开川南,他的确有很多事情需要交代。我想着晚点再去找他,跟他说一下我的打算。

这个口还真不好开。咪咪哥把我当兄弟,想带着我挣钱闯名号,也给了我见识大人物和大场面的机会,我如果拒绝了他的安排,会不会有点给脸不要脸?

实在不行我只能往家里推,就说父母不同意我辞职,或者让他们先去,等我处理好单位的事情后再过去找他们。

嗯,就这么说!我喝下一杯酒,往隔壁包间走去。

大毛和二毛斜靠在包间门口抽着烟,见我想进去,两人拦住了我:“师父,晚点再进去吧,咪咪哥在里面办事儿呢。”

“办事儿?办啥事儿啊?”

兄弟俩呵呵一笑,冲我眨了眨眼,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猥琐表情。

“哦。”我释然一笑,没想到咪咪哥也好这一口。以前来夜总会玩的时候,他都是叫着嫂子一起,从未听说他找过小姐。

“谁在里边啊?”我有些好奇,坏笑着问道。

二毛左右看看,神神秘秘地附在我耳边说道:“刚进去,李清。”

声音很小,却如一道惊雷在我耳边炸响,震得我手足无措!

怎么会是她?他们在里面干什么?是咪咪哥起了色心,还是他们本来就有这层关系,我该怎么办?

我心乱如麻,呆呆地看着紧闭的房门,一个是我新交的女朋友,一个是我尊重的江湖大哥,一想到里面可能出现的画面,一阵屈辱感在我心中翻腾......

也许不是我想的那样吧?说不定他们只是在交接账目。咪咪哥要走了,肯定会跟李清有所交代,一定是这样的!

我不断安慰着自己,一颗心却沉到了海底。

不行,我要进去看看,哪怕是死我也要死个明白!

我强作镇静地笑了笑,那笑容想来极其难看:“你俩去玩吧,刚才毛五哥还在找你们喝酒呢,我帮你们看着。”

兄弟俩相视一眼,有些迟疑,又有些意动。

“去吧,没事儿的,正好一会儿咪咪哥办完事儿了,我找他有别的事儿。”

打发走大毛和二毛,我紧张地看了看左右,除了一两个服务员端着托盘来回奔走,走廊里没有别人。我把耳朵贴在了包间门上,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走廊上很嘈杂,鬼哭狼嚎般的嘶吼伴着音乐的旋律回荡,我听不清包间里的动静。在夜总会喧闹的环境里,就算有人被强奸了,也很难被人察觉。

我站在门口焦急地踱步,怎么办?是冲进去还是忍了?我感觉自己正面对有生以来最艰难的选择!

咪咪哥是我最大依仗,冲进去必然会让他恼怒,甚至,一顿暴打也在所难免。可如果选择退让,我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。

我紧握拳头,心脏砰砰乱跳,冷汗从额头滑落......
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上一篇:澳大利亚宣布“封州”隔离660万人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文章发布 | 在线留言 | 法律支援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联盟 | 版权所有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• 福建新闻网(www.yiqitao8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福建省通管局

  • 福建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    粤ICP备14093650号-1